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汉宫书画院

虚心竹有低头叶 傲骨梅无仰面花

 
 
 

日志

 
 

痴迷山水中  

2010-01-26 10:46:33|  分类: 书画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山水画家王子龄

               古老的黄河与岁月抗争后,改道它行,留下的奇特河床宛如匍匐在平原地带的一条蛟龙,,造就了不同凡响的黄河文化艺术。

安徽萧县就是这蛟龙守护下的一片充满灵性的土地。

萧县春秋时称“萧国”。萧县隶属彭城(即江苏徐州),“城形争南北诸朝,风气兼东西两楚”。自秦汉起就是贯通东西南北经济和文化的交流之地,曾出土过良渚文化的彩陶和汉画像石。清中晚期形成民间中国画?水墨写意的“龙城画派”,享誉徐淮大地。上世纪初,从萧县农村走出来了王子云、刘开渠、朱德群及萧龙士等美术大家在艺术界更是熠熠发光;在全国第四次文艺代表大会期间,萧县老一辈艺术家王子云、刘开渠、王肇民、萧龙士同时出席会议,著名国画大师李苦禅因之为萧县题词“国画之乡”四个大字,国务院文化部就以此为萧县命名。

王子龄先生就出生在“中国书画艺术之乡”安徽萧县的一个乡村。因自幼受乡土文化熏陶,子龄先生酷爱书画艺术,特别钟爱国画山水艺术。幼时家境贫寒,买不起稿纸,子龄就趁放学的时间到处捡拾破烂换点小钱去买纸临摹古人字画,其中他临摹的《芥子园》画纸,就装了满满一纸箱子,至今还存在家里。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孟子此语可谓为子龄先生的求艺之路做作了最贴切的诠释。

上世纪80年代初,当乡邻刚刚满足于包产到户的温饱生活时,子龄先生便大胆出去做“打工者”,他先后当过临时工、建筑工、油漆工,后来成为一家公司的经理,坎坎坷坷地一路走来,吃尽了不少的苦。

然而,功夫不负有心人,当“万元户”还是稀罕的时髦词汇时,他已经是一位百万元户了。有钱之后的子龄先生再也抵挡不住内心酷爱书画艺术的热情,他毅然放弃了蒸蒸日上的工程事业,只身迈向 “路漫漫兮修远”的艺术之路,他领导下的许多员工如今已是坐拥上千上亿资产的大老板!

子龄先生在入美院之前年拜安徽著名山水画家庆友为师,专攻山水画,庆友先生在合肥,而合肥与萧县相距几百里路,但子龄先生却为求学不辞劳苦奔波于两地间,不放过每一次求学的机会,他的对艺术的执着追求精神让葛老师很感动,葛老曾肯定地说:在学生中,子龄肯定会成大器的。多少年就这么一晃而过,此情此景正如庄子所云:“人生天地之间,若白驹过隙,忽然而已。”

子龄先生性格豪爽,不仅照顾自己兄弟至亲,还经常接济穷困的亲邻,在乡邻之间的口碑甚好,在他离开家乡去中央美院进修的当日,乡里乡亲几十口人为他送行,其中一个老妈妈泪水婆娑对他说:“早学好早归呀!”乡亲的语重心长的嘱托与希冀更增添了子龄要学有所成的信心!

子龄先生在中央美术院国画系,受教于张凭、李行简、黄润华诸先生。当时的子龄先生为了节约资金,每天住最便宜的地下室,一日三餐粗茶淡饭只求能够充饥就行。“三更灯火五更鸡”是他的座右铭,也是他做功课的时间表。他说,时间耽搁不起,自己是艺术海洋里的一粟,必须努力,才能扬起艺术之幡!

从美院回来,40多岁他深知农民出身的自己欠缺的东西太多了,“盛年不重来,一日难再晨。及时当勉励,岁月不待人。”先哲陶渊明的告诫使他感到,自己如不潜心研习艺术,就很难取到“真经”。于是,无论寒暑酷夏,他都躲在自家的地下室刻苦学习绘画,每天还要恶补画外知识,唐诗宋词,四书五经都是他涉猎的领域。

子龄先生知道中国山水画要写景写情,更要造境、写意,如何通过写景来造境、传情和体现情操,做到情景交情、天人合一,是历代艺术家在实践中苦苦求索的方向。但所有的思索前提就是融入自然去感悟、去写生。为了追求“天人合一”的艺术境界,子龄先生每年定期抽时间去祖国大好河山写生,一双双被磨破的旅游鞋向人们见证了一个事实:没有比人更高的山,没有比脚更长的路……5年过去,子岭先生卧薪尝胆般地刻苦磨练,使他终于成为当地的一代书画名人,也为后来跻身国家画院程大利的高研班奠定了扎实的基础。作品《秋山幽居图》被“九九迎澳门回归展”入选,并参加由中央电视台、中国美协、文化部等单位举办的大型画展,他的作品曾多次入选省市级画展。

子龄先生对艺术的执着追求,骤然停下原来的工作去钻研国画艺术,几乎断了自己的经济来源, 1995年在中央美术院国画系自费结业回来的时候,他已十分拮据。然而他又不可能再去为经济再去耽误艺术创作的时间了。

一天,子龄先生作画完毕,习惯性地去拿支烟的时候,才发现烟盒空空如也!他翻遍所有抽屉,找到了1块四毛钱的硬币让夫人去替他买包烟抽,但夫人哭着拒绝了替他买包孬烟的要求,她不愿让外人知道家里已经一贫如洗了,因为之前他夫人根本没有买过如此廉价的香烟啊!

子龄先生手里攥着硬币,凝望着窗外的院落,院里的花草树木是那样生机勃勃,丝毫不因一个枝叶的折断或者花瓣的飘落而逊色而哀叹哭泣……他把本想买烟的1元4角硬币全部丢进花园里,没有烟可戒掉,没什么吃的可以忍受,但是不让自己继续画画,去重操旧业这对他来说已是不可能的事了,对艺术的执着覆水难收!

他相信天无绝人之路,他决定以艺术养活艺术!

当得知子龄老师要前往徐州去卖画养生的时候,曾经得到子龄先生资助过的村民们自发地为他筹集盘缠,在送别的宴会上,大家你五十他一百地给他凑……子龄先生看着亲邻筹来的款子,心里发誓:一定要走出艺殿堂里闯出一片自己的天地,这才对得起父老乡亲们!

子龄先生没有辜负家乡父老的厚望。2007年5月12日上午,江苏省徐州博物馆隆重举办了萧县农民王子龄山水画展开幕式。然而,他作为一个来自穷乡僻壤又名不见经传的农民所办的画展却盛况空前,无论是规格档次,还是出席开幕式的人数,都列往日个人展览之最。徐州市党政领导出席,中央电视台、徐州电视台、宿州电视台、扬子晚报、徐州日报等10多家新闻媒体争相报道。能在山水大师李可染的家乡办山水画展,况且受到如此的热烈的反响,不能不说,这是子龄先生通过泪水与血汗趟过来的成就。

艺无止境,学无止境。过之后,不满足于安守艺术现状的子龄先生再次他踏上北去求学的长途,拜程大利门下,做了一名学徒。而这次求学却是子龄先生艺术人生的一次重大的转机,也是他达到一个新的艺术境界的必然之路。他的导师程大利先生是位人品与文品兼备的山水大家。沈鹏先生说:程大利追求大器和大气势之外,还坚持向传统学习,他把现代的风格追求与学习传统、继承传统看作是一个统一体,把精神内涵一步一步地落实到笔墨上,所以人的作品总是有一种精气神充盈其间。在风格上,他的画苍茫浑厚,可以感觉到那种西北山水的雄阔和魂魄,有一种震撼人心的力量。

有位资深评论家评说大利深谙中国美术史,对古代山水画理论和当代山水画的格局有清晰、明确的认识,他以回归文人画笔墨传统以求开拓,抑或在写真山水中力图创新。靠自己的辩证思维,做出了明智的决定:看真山水,写真性情,在写生的基础上写意、写趣、写心。导师所具备的正是子龄先生所要探求和继承的,无疑,导师的点拨让子龄先生避免了许多弯路。 “骨曰切,象曰磋,玉曰琢,石曰磨,切磋琢磨,乃成宝器。”子龄先生在导师的悉心指导和自己努力下,不仅熟谙了中国画的文化脉络,中国画笔墨与意境的渊源,更有 “笔下渐生风景,日益见襟怀、见功力、见气象,画艺愈来愈提高”的可喜成绩。

“书痴者文必工,艺痴者技必良。”外表豪放的子龄先生是用他独特的人生阅历来和对书画艺术的痴迷来“写”山水作品的,他的导师程大利先生称他“作画与做人两者相得益彩,因此,画不见圭角,火气渐收,有谦谦君子风。”中国画坛有如此而已高人。作为老乡与文友的我,无不感到万分的欣慰与荣誉!希望也坚信,抛却万贯家产的子龄先生定能取得书画艺术领域里的一方圣土!

 

  评论这张
 
阅读(225)|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