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汉宫书画院

虚心竹有低头叶 傲骨梅无仰面花

 
 
 

日志

 
 

心里有话要对世人说   

2009-03-30 20:32:51|  分类: 文学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澄蓝老师把一摞小说稿放到我的面前,要我这个年轻人看看她写的是不是小说,并自谦地说:“我从未涉及过小说创作,这几篇所谓的‘小说’, 意图也只是在古稀之年,想把心里的话对世人说出来!” 

   其实,在我没看之前,隐约感觉这些稿子是难得的“小说”。滋生这感觉,源于剧作家、诗人、杂文家、评论家、书画家集一身的澄蓝老师对于文学艺术积淀。小说是一种说话艺术,一种讲故事的方法。一个杂文家敏锐迅速,泼辣犀利 ,冷嘲热讽,幽默风趣语言风格 ,在“言”的措辞上已占了上风;剧作家对人物形象与环境的塑造及渲染,兼容了小说的故事情节、矛盾冲突和多方面的人物描写,来塑造完整的形象手法,诗人对语言的凝炼以及书画家对艺术的形象思维都赋予小说的灵性。凭这些,我觉得澄蓝老师这几篇小说肯定有读头。

  伏案阅读,果然被澄蓝老师的“小说”“说”动了,三篇小说,虽然不是每篇都能用小说的语言范畴来约束,但却给人留下小说界异样的“芳容”。

《第五个才是丈夫》用平铺直叙方式讲述了一个平凡的知识女性在建国后由于频繁政治运动,始终找不到自己真爱的人作伴侣的悲剧故事。小说中的“我”也就是小说主人翁——白玉兰,是个多才多艺、憧憬美好爱情的知识女性,从懵懂少年到成熟女性,在情感上历尽坎坷。尽管白玉兰对爱情有着完美的追求,但残酷的政治运动,把她这种完美的情愫冲刷殆尽,以至于耗尽整个青春年华,也没能嫁给自己所爱之人。“万物已随秋风该,兰枯菊萎君衰”,是白玉兰对爱情的伤感咏叹。

白玉兰的第一个“男友”王先生和白玉兰文心相通,才华并论,可惜先生的因为张贴“一幅画”成了“右派”、“现行反革命”,自己备受折磨,也不愿连累自己心爱的姑娘跟自己受牵连,以至于默默跟在演出完回家白玉兰身后,暗中护送她回家。一个月下来,白玉兰竟不知道身后一直有自己日夜思念的心上人;为了得到白玉兰的消息,他竟能在铺天盖地的杂志中寻觅白玉兰发表的诗文,通过诗文社寻觅到白玉兰不停变换的地址,但后来终因自己得不到真正的平反而娶了自己不爱的人做了老婆。。。。。。这种爱是何等的高尚与深厚,但王先生的谨慎挚爱却铸就了白玉兰情感上一生的伤痛,就连第二任男友走进白玉兰生活中的时候,她也没能忘却对王先生的留恋。第二任男友钢水的音乐天赋让白玉兰叹服,在她劳累患病的时候给予的关爱,但当钢水陪她去塘边看风景时,白玉兰竟有种错觉:王先生带她来过这地方。在这种心魔的控制中,白玉兰始终感觉性格外向的钢水,与王先生相比欠缺太多的“内涵”,最终选择分手,但这次分手只是小别,尽管钢水在小别后因为思想脆弱,与一个有夫之妇有了不干净的接触,在经过思想斗争后,白玉兰还是接受了钢水的爱,正当他们为结婚作准备的时候,文革开始了,“我被打成黑作家,钢水被打成反动学术权威,我们都成了批斗的对象。分别被关进了专案组。结婚一事也就搁浅了。”此后钢水内心承受不了打击,精神崩溃,与一个对他悉心照料的护士成了家庭,白玉兰与爱再一次擦肩而过。岁月常常拿人开玩笑,第三个男友张仁杰只是自己的人生路上一株长青树,在张仁杰被人陷害锒铛入狱判为死缓张仁杰时,白玉兰不顾别人的闲言碎语为张仁杰四处奔波,在她的努力下,终于为张仁杰做了平反。和平岁月里,白玉兰与别人因一场杂文官司陷入僵局后,张仁杰想尽一切办法给白玉兰筹款,在筹款的途中因车祸而献出了自己的生命,这种友谊已经超越了生死的许诺,“我的泪干了,我的朋友,我的知己,一个才华横溢的人民教育家,在那么多磨难中没有走,却在这和平的日子,为了我,竟然就这样地匆匆走了,匆匆与我永别了。。。。。。”如果说第三个男友是白玉兰人生路上的常青树,那么第四个男友则是她人生路上的绿蒺藜,在友谊萌发的时辰“我感觉他的确是个很好的文学知音”,但是当看完这个“风向标”、 “马屁精” 、“色鬼”一系列表演后,才知“我和他相处,是我人生中的一段灰色风景线,一页耻辱的历史!”

   历经这些挫折,我们可爱的主人翁白玉兰累了倦了,想找一个人来疼自己,这就是“可爱的傻丈夫”,虽然这个丈夫很疼自己,做到并承受了一般丈夫难以做到和承受的事情,但是这终归不是白玉兰所爱的人,就如一位作家所言,爱人不一定是丈夫,情人不一定做老婆一样,白玉兰找到了一个幸福的“丈夫”,却把自己火热的情掩埋在心灵深处,再也碰不出激情的浪花。不能说不爱,也不能说真爱,就是合伙过日子的那种相濡以沫的人间真情。“我和你是一双不死的情鸟/永远在天地间潇洒地自由翱翔”这是白玉兰对丈夫的情感倾泻,也是她对爱情最后的向往。

 

这是一代知识女性的悲剧,这场悲剧源于“这块土地政治运动频繁,很难找到一个真爱的伴侣。”这是白玉兰的心声,也是作者澄蓝老师的整篇小说的寓意所在!“西安的帽子,上海的脸,北京的胳膊,广东的腿……但心、脑是笔者的。”作者运用用小说最难把握的“第一人称”把几个独立的故事串联起来,让读者如看电影一样,幕幕揪心,如歌如泣;加上诗歌的运用,在语言上尽显流畅之美,不失为小说佳作。如果小说中能够把生命中的五个男人用一条主线穿起,做出一条线上的五个风筝,让这五个风筝互相碰撞、各出奇葩,或许小说就更有味了,但对于一个“有话要对世人说 ”的不写小说的古稀老人来说,我们读者的这点要求或许就太严格了。

如果把《寻梦》与传统的小说写法来比,面目大相径庭。这篇小说运用了介于蒙太奇小说和电影脚本之间的一种小说写作方式。雷纳德的说:“我总是力图去掉那些读者会跳过去的内容。”是的,在生活节奏极快的当今,没几个人会真正坐下来看你的冗长作品,读者愿意跳过那些无效内容,而直接搜索故事结果。而《寻梦》就杜绝了无效的描写。文中很少进行环境和心理描写,只用精彩的对话做铺垫,成功塑造了一个农村女人为改变命运进城打工的故事,作者用凝练的语言向读者阐述了:“我们并不是任何事、任何人的奴隶,而是一切的主人”的人生哲理。整篇小说中没有惊奇的语言,只是通过几个出场的人物遇到后必不可少的对话,让读者通过对话去揣摩人物思想。这些话语是平凡的,却又是动人的。作者在文字风格方面,逃脱了造作和故意模仿,让读者在轻松 地阅读中,就浏览了一个命运多舛的女知青后代的戏剧人生!

在2006年的全国“两会”上,有人指出95%以上的贪官都有“情妇”。 这种说法可能有点偏激,但是社会现实已警告世人:新社会经济条件下的包二奶已是贪官形成的普遍现象,不是个案。“二奶经济”让贪官们支出大量金钱享受了“妻妾成群”的风流快事,却让国有资产流失,社会风气日下。《贪官与二奶》则是作者用良知与正义,针对社会现实,采用纪实文学的写作方法,描写一个“贪官”被二奶的石榴裙轻轻包起又重重摔下的故事,反映了官员在权力失去有力监督后,疯狂敛财,搜集美貌的女人当二奶、三奶、四奶,而这些二奶三奶四奶们却借助“贪官”赚个盆满钵溢的堕落腐化社会现象。

  贾平凹在《白夜·后记》说道: “我们作过许许多多的努力--世上已经有那么多的作家 和作品,怎样从他们身边走过,依然再走--其实都是在企图着新的说法。”是的,掩卷澄蓝老师小说稿之后,我被一种精神魅力所折服,这种精神不仅来自作者深厚文字功底,更来自于澄蓝老师的社会良知,自身的人格魅力!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